當前位置:首頁 > 論文 > 會計論文 > 正文
蔡楨《詞源疏證》與近代《詞源》箋注
2012-11-06 20:41:42  作者:  來自:   字體大小:【】 【】 【
張炎《詞源》,上卷述音律,下卷主要述詞學理論。《詞源疏證》是《詞源》的全集箋注本。與僅箋注音律的鄭文焯《詞源斠律》、僅箋注詞論的夏承燾《詞源注》有前因后果的關系。其箋注特色博采眾長,融古今詞樂百家...
張炎《詞源》,上卷述音律,下卷主要述詞學理論。《詞源疏證》是《詞源》的全集箋注本。與僅箋注音律的鄭文焯《詞源斠律》、僅箋注詞論的夏承燾《詞源注》有前因后果的關系。其箋注特色博采眾長,融古今詞樂百家,精辟獨到,是一本箋注精湛、搜輯宏富,勝于陳能群《詞源箋釋》的箋注本。《詞源》箋注本集中于近代,既體現近代重視其音律的研究,又體現其在近代詞學的重要地位。
  關鍵詞:《詞源疏證》;《詞源斠律》;《詞源箋釋》
  作者簡介:李桂芹,華南農業大學人文學院教師,中山大學人文科學學院博士研究生(廣東廣州510642)
  一、《詞源疏證》與鄭文焯、夏承燾《詞源》箋注之前因后果
  張炎《詞源》上下卷,上卷述音律,探本窮源,自“五音相生”至“謳曲指要”;下卷主要述詞學理論,自“音譜”至“雜論”。《詞源》箋注本最早為鄭文焯《詞源斠律》,后為蔡楨《詞源疏證》。《詞源疏證》與鄭文焯、夏承燾箋注《詞源》有前因后果的關系。
  鄭文焯精通音律,其于詞,“辨音律,研分刌,扣公協角,皆中經首之會。”《詞源斠律》名為校勘,實為校注之作。鄭氏自稱“嘗博徵唐宋樂紀,及管色八十四調,求之三年,方稍悟樂祖微眇,悉取詞原之言律者,銳意箋釋,斠若畫一。”郇丁見校勘、箋注用力之深。可惜,《詞源斠律》僅校注《詞源》音律部分,參以《白石道人歌曲》旁譜與《燕樂考原》之說,探究管色律呂之源流,搜討詞律之本原。其個人意見加案、按、右說,右圖、右表說明,校勘精審,引證詳贍,深得時人首肯。吳梅贊賞:“叔問于聲律之學,研討最深,所著《詞源斠律》,取舊刻圖表,一一厘正,又就八十四調住字,各注工尺,皆精審可從。”并指出“一時詞家,交相推許”。
  蔡楨,字嵩云,號柯亭詞人。長期寓居南京。他雖非入室弟子,曾親炙鄭文焯,有問學之舉:“乙卯,值大鶴山人于海上,聞其論宮調之理,及讀所為樂府,益恍然于詞之必求協律。”蔡楨謁鄭氏于滬,專意問學宮調樂律,意識到作詞嚴守音律之重要。此成為箋注《詞源》之誘因。《詞源疏證》“疏證”對象,是《詞源斠律》。蔡楨《述例》聲明:“律呂宮調各圖表及燕樂譜字……本編悉據《斠律》改正,并參以《聲律通考》諸書。”校勘皆襲用《詞源斠律》,并參照他書而疏證《詞源》,隨處可見征引、借鑒鄭文焯音律觀點。鄭文焯對《詞源疏證》影響之大之深,可窺一斑。
  夏承燾、蔡楨亦由《詞源》箋注種下因緣。夏承燾完成《白石歌曲考證》,著手箋注《詞源》。《天風閣學詞日記》多次記載:
  閱《燕樂考原》,注《詞源》。(1931年lO月19日)
  作《詞源前記》(1931年12月7日)
  注《詞源》(1931年12月8日)
  可以看出,箋注《詞源》進展順利。很突兀,夏承燾于12月14日接唐圭璋函,稱蔡楨已有《詞源疏證》。治學課題與別人重復,夏承燾比較慌亂,得知蔡在河南大學任教,“即復一函詢之,告予書大意,并托雁晴向河南大學學生索之。”,唐圭璋函復:《詞源疏證》乃蔡楨積年心血,手頭無全書,僅郵寄《例言》。夏承燾閱后稱“甚詳備,余書可以輟筆矣”,遂后夏、蔡二人結交。夏承燾或不愿選題重復,或感覺不能超越突破,擱筆箋注《詞源》。不過,他并非完全贊同蔡楨,二人曾通信討論“詞拍”之說,卒不可明。友人唐立廠也曾囑其為《詞源疏證》補正。經過《白石道人歌曲考證》歷練的夏承燾,對詞音律造詣頗深。他曾有另辟蹊徑之念頭:“近思舊稿《詞源疏證》,既已有蔡松筠先我為之,擬擴之為《詞樂考》一書,體裁效《燕樂考原》,分總論、考調、考譜、考拍諸章。”先輩治學遇到選題沖突,寬宏大度的處理方式給后人樹立楷模。然夏氏之《詞樂考》,惜未見成書。
  最終,夏承燾出版《詞源注》。但已是新中國成立后之事。1959年5月《天風閣學詞日記》載:
  得人民文學出版社黃肅秋函,問《詞源注》。(5月8日)
  夕,注《詞源》,得五頁(5月11日)
  作《詞源注》五頁。(5月12日)
  注《詞源》畢,寫前言。(5月13日)
  夏氏僅箋注《詞源》下卷,且刪去“音譜”“拍眼”兩節。他學養深厚,費時6天終稿《詞源注》。學術精湛的大師,有機會箋注《詞源》卻舍棄音律部分,令人困惑。究其原因,揣測一番:一是出版社的要求,僅需箋注詞學理論。二是時間緊迫。1959年,他政治活動多,短時間箋注被視為“絕學”的音律,很難完成。三是夏氏認為張炎“作品必先成其為文學,然后才談得上合樂合律”②,即“因文造樂”,詞的文學性先于音樂性。這恐怕是一種誤讀。他本人也不滿意《詞源注》:“此注無足觀,前言或可刪存入《詞史札叢》。”夏注于詞學研究消寂期出現,十分珍貴。施議對評價比較公允:“夏注本對于蔡氏的《詞源疏證》,在某些方面有些補充及提高。例如對于“清空”與“質實”的解釋,夏注本闡明要義,有助于加深理解張炎的詞學觀。夏注本《前言》并將張炎論詞標準,概括為“意趣高速”、“雅正”、“清空”三點,頗為中肯。而且,對此三點有所闡發,可作研究《詞源》之參考。”
  二、《詞源疏證》:借鑒融會而不乏新見
  《詞源疏證》的箋注特色是借鑒融合而不乏新見。
  1 借鑒:博采眾長
  《疏證述例》云:“本編取材,以掇拾舊文為主”,“詞源舊無注釋,余始搜討群籍,為之疏證。”《詞源疏證》廣征博引,引據書目四大類:雜律類23種;詞學類42種;詞集類29種;雜著類31種。薈萃歷代音律詞學等書于一體。
  清儒曾治學《詞源》。蔡楨《詞源疏證導言》云:“清儒如凌次仲、方仰松、陳蘭甫、鄭叔問諸家,均于是書有所闡發。顧凌氏究燕樂之原,陳氏窮聲律之變,各有偏重,只明一義。方氏《詞塵》,鄭氏《詞源斠律》,鬼積較專,亦僅及全書之半,且猶多未備。”《燕樂考原》、《詞塵》、《聲律通考》論述燕樂、音律時,對《詞源》各有側重。蔡楨雖批駁清儒成就,還是借鑒諸家成果,如“結聲正訛”節,對“結聲”涵義,分別借鑒陳澧、戈載、鄭文焯等人觀點,還引用了宋沈括、蔡元定、姜夔的見解。他多引證,比較優劣,取之以長。
責任編輯:phpcms
本文引用地址:
最新論文
推薦論文
相關論文
胆拖计算器